衢州6月11日电(张斌 汪旭莹 吴俊翀)将来自浙江的“飞鸡”成功“远嫁”新疆后,浙江省衢州市龙游县的民革党员胡瀞文却因劳累过度住进医院。

  6月10日,病愈出院后胡瀞文收到好消息:第二批“飞鸡”已经成功抵达新疆。胡瀞文希望,能够将浙江成熟的农业模式送到天山脚下,帮助当地农户实现致富。

  回到今年5月20日,在衢州市援疆指挥部号召和龙游县党委政府支持下,胡瀞文“组织”5000只“龙游飞鸡”从龙游出发,历时约80个小时跨越4711公里,抵达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克苏地区的乌什县。

胡瀞文(右二)在养殖“飞鸡”的新疆农户家中。 欧文 摄
胡瀞文(右二)在养殖“飞鸡”的新疆农户家中。 欧文 摄

  “克服了当地海拔高引发的高原反应,以及物资短缺、极限温差等困难,我们援疆‘龙游飞鸡’鸡苗的成活率达到97%。”胡瀞文说。

  据了解,2016年,胡瀞文回龙游老家游玩时发现,老家的麻鸡肉质鲜美、营养丰富,便成立浙江宗泰农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,创立“龙游飞鸡”品牌。近六年来,胡瀞文开创“龙游飞鸡”数字农业发展模式,并在四川省叙永县、丽水市松阳县等地开办养殖基地1700个,养殖“飞鸡”40万只,让农户平均增收1.5万元以上,带动贫困户逾3500人实现脱贫。

  今年2月,胡瀞文的浙江宗泰农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获得了“全国脱贫攻坚先进集体”荣誉称号。

  5月,胡瀞文接到衢州市援疆指挥部电话后,收到援疆的号召。

  “我们在意每一处细节,只为让‘龙游飞鸡’成为新疆老百姓的‘致富鸡’。”胡瀞文介绍,5月14日开始,她就为“龙游飞鸡”第一次入疆做准备,带领团队每天工作至凌晨,短短一周,就完成鸡苗筛选、疫苗注射、药材筹集、路线搭建、保险对接等各项工作,仅改装鸡笼就耗费近2万元。

  5月20日,胡瀞文与同伴们带着第一批5000只鸡苗踏上援疆旅程。“援疆运输成本很高,一次就大概要耗费5、6万元左右。我想只要能给新疆同胞送去一份‘致富密码’,哪怕成本再高,也要做好。”胡瀞文说。

  5月22日,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玛多县发生7.4级地震——此时,“龙游飞鸡”运输车队恰巧路过青海。如果原地等待,鸡苗成活率就有下降的风险,但继续前进,地震则带来诸多不确定性。

  “继续前进!”胡瀞文和团队最后作出决定。除此之外,一路向西,海拔愈高,由此带来的高原反应、极限温差,对每个人都是考验。

  “从新疆回来后,我的手和脚肿得和‘萝卜’一样,根本没法继续工作。”胡瀞文说。

  最终,5000只“龙游飞鸡”成功被送到新疆。经乌什县政府与衢州市援疆指挥部的对接,第一批鸡苗顺利被交到当地20余户农户手中。为了保证养殖效果,胡瀞文和团队挨家挨户走访,为农户量身定做“飞鸡”养殖方案。

  “乌什县的乡亲们待我们非常亲切,这份情谊真的让我很感动。”胡瀞文说。

援疆归来后,胡瀞文的脚因劳累过度、水土不服等出现浮肿情况。 受访者本人 摄
援疆归来后,胡瀞文的脚因劳累过度、水土不服等出现浮肿情况。 受访者本人 摄

  在“飞鸡”养殖技术培训会上,胡瀞文重点讲解了鸡棚内部维护、饲料原料配比等内容,培养农户们标准化、品质化的养殖理念,为当地嫁接数字农业的新发展模式打好基础。

  胡瀞文介绍,有了第一次入疆的经验,第二次从“飞鸡”入疆时,团队改良了鸡笼,增设投料器、遮阳网和喂食槽,给鸡苗更舒适的环境,还结合当地养殖习惯,调整鸡苗配比,加大公鸡鸡苗投放比例。

  未来,“龙游飞鸡”团队还将加大“互联网+企业+农户”数字化发展模式的输出和技术指导,每月派出2名禽类养殖、平台运营、品牌打造等各领域专业人士至乌什县进行解疑、培训,为承接项目落地的新疆佐昇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提供帮助。目前,乌什县“燕山飞鸡”的品牌已经建立雏形。

  “当地的政府、项目承接公司、老百姓都非常支持我们的工作,我们相信‘燕山飞鸡’这个品牌一定能够打响,乌什会在畜禽产业发展和乡村振兴的新道路上越走越好。”胡瀞文表示,“龙游飞鸡”团队会持续保持对乌什县农户的帮助,如果条件允许,会促成当地“飞鸡”养殖产业链的形成,打造属于“燕山飞鸡”的标准化生产基地。

  “我们会根据市场情况进行及时调整,努力做到哪里能养‘飞鸡’、哪里需要‘飞鸡’、哪里就有我们的身影。”胡瀞文说。(完)

【编辑:房家梁】
关注列表
上一篇:
下一篇: